清朝的王爷是如何打发时间消遣的呢?

  清朝的王爷是如何打发时间消遣的呢?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。

  有句老话叫,贝勒爷有三宝,核桃扳指笼中鸟。

  几年前,穿越题材大行其道时,穿越成一个清朝的王爷,成了许多人“梦寐以求”的事情,在很多人的概念里,身为王爷,进可争夺皇位,退可逍遥富贵,无论怎样都是人生赢家,简直不要太“爽”。

  事实上,当一个清朝的王爷,也并非如想象中那样简单,虽然和明朝的规矩不一样,清朝的王爷大多都在京城,但是并不代表着这些王爷们每日里就无所事事。

  掌实权的王爷,每日里最重要的就是完成自己的各项本职工作,而没有实权的,也并非整日里就会吃喝玩乐,他们也身戴职务,虽然大多是虚职,但也有许多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  清朝的王爷,不管是有实权还是挂虚职的,大体上消遣时间的方式有四种:丰富个人精神生活、从事私人的经营活动以及各种花式声色犬马。

  其一,丰富个人精神生活

  无论是哪朝哪代,作为皇族权贵成员,必要的教育是很有必要,也是必须进行的一项重要活动。

  按照清朝皇室的爵位,从高到低分为亲王、郡王、贝勒、贝子、公等,只要爵位是在“公”以上的,均可以称之为王爷。

  以乾隆年间为例,经过几代发展后,当时的社会安定、国富民强,百姓安居乐业,因此拥有高等爵位的王爷们,其物质条件是相当丰厚的,国家每年在一个王爷身上的花费,就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  国家厚待天潢,岁费数百万,凡宗室婚丧,皆有营恤,故涵养得宜”

  吃穿用度不用发愁,甚至还是怎么奢侈怎么来,因此,这些清朝的王爷们,就有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条件,去接受高等的教育和发展个人爱好。

  尤其是清朝对于皇室子弟的教育,是非常重视的,因此,在历代清朝宗室中,如书法、绘画等大家,不在少数。

  乾隆皇帝的第十一子永瑆,就是著名的“乾隆四大家”之一,当时他的字画,受到了许多文人士子的追捧,甚至达到了“士大夫得片纸只字,重若珍宝”的程度,可见其确实是有一定的艺术成就。

  永瑆的艺术修为,得益于平日里的爱好和用心,而他就是当时众多痴迷书画的清朝王爷代表人物之一,类似于他这种在文学领域有一定成就的王爷,比比皆是。

  自王公至闲散宗室,文人代出,红兰主人、博问亭将军、塞晓亭侍郎等,皆见于王渔洋、沈确士诸著作。其后继起者,紫幢居士文昭为饶余亲王曾孙,著有《紫幢诗钞》。宗室敦成为英亲王五世孙,与弟敦敏齐名一时,诗宗晚唐,颇多逸趣,瞿仙将军永忠为恂勤郡王嫡孙,诗体秀逸,书法遒劲,颇有晋人风味。

  不断地钻研和学习,让这些有钱有闲的清朝王爷们,在各自喜欢的领域内,日渐精进,终成一代大家。

  除了自身钻研和学习之外,这些爱好文学的王爷们,对于前朝以及更久远的奇书异籍,尤为喜爱,每天最大的乐趣,就是“淘书”。

  如果你在清朝乾隆年间,就会看到这样很有趣的一幕,一个或者几个王爷,穿得随意至极,在市场上逛来逛去,如果看到有喜爱的书籍字画,那必定是毫不吝啬地买下,要是遇到类似于孤本之类的,哪怕把身上的衣服给典当了,也要当场买下,以免被人捷足先登,痴迷程度可见一斑。

  所以,清朝王爷在很多时候,消遣时间的第一选择就是丰富个人的精神生活,写写字,看看书,画个画,毕竟有钱有地位,还有大把的时间,再不提升提升自己,出门和人吹牛都没资本。

  其二,从事私人的经营活动

  有道是,坐吃山空,家业再大,也总有吃完的一天,因此,清朝的王爷,也很注重自家产业的经营。

  尤其是这些王爷本身就是皇室成员,如果做生意,就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不管是消息还是资源,要比常人好太多。

  事实上,这样干的王爷不在少数,比如乾隆皇帝的亲兄弟,爱新觉罗·弘曕,就是一位出名的理财高手。

  爱新觉罗·弘曕,雍正皇帝的第六个儿子,乾隆皇帝一母同袍的亲兄弟,六岁就继承了和硕果亲王爵位,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,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他,确实一个十分崇尚节俭的人。

  他除了勤俭持家之外,最大的爱好,就是置办产业,“俸饷之积,至充栋宇”,仿佛把家里搞得满坑满谷,才算心满意足。

  同时,弘曕善于投资,不管是开设煤窑,还是贩卖人参,以及像开设衣局,为朝臣提供朝衣,为各王府制作衣物,以及类似于蟒袍这样的冷门物品,均在其经营范畴之内,更不用说倒腾古玩字画这种生意了,基本上,他都有所涉及。

  利用身份优势,同时运用各种资源,来进行“钱生钱”的商业活动,是大部分清朝王爷共同的选择,毕竟钱总有花完的一天,不挣钱怎么负担起王府庞大的开销,同时,做点生意,也能结识更多的人,为自己的地位稳固打下基础。

  其三,吃喝玩乐,声色犬马

  爱好文学、喜欢做生意,这种王爷不在少数,但同时,整日里吃喝玩乐、声色犬马的清代王爷,也不乏其人,毕竟身份地位,以及财富等允许他们醉生梦死,不纸醉金迷一把,似乎对不起王爷这个称号。

  因此,如果说到玩的话,那清朝王爷们乐子可就多了去了。

  提笼架鸟、斗蝈蝈养蟋蟀等,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,一些“高端”玩家,玩得如熬鹰狩猎,也不算太新鲜的玩意儿。

  按照清朝对于王爷的俸禄,其中亲王的最高,每年单是年薪,就足足有10000两银子,不仅如此,另外还每年给禄米10000斛。

  按照购买力来计算,清朝乾隆年间,一两银子约等同于如今的100-120元左右,也就是说,一个亲王,单单年薪,就高达百万元之多,这还不算逢年过节的各种福利以及禄米等其他收入。

  这么有钱,那还不得可劲儿造?

  因此,像一些不求上进,安于现状的王爷们,每天最大的事情,就是研究怎么变着花样的吃喝玩乐。

  先是吃,在吃这方面,王爷们自小养尊处优,自然是吃过见过的主儿,因此在吃的方面,讲究的不是吃好,而是吃的“奇”,吃的“名贵”。

  比如,一道普普通通的小鸡炖蘑菇,这个十分家常的菜,如果王爷们要吃,那就不一样了,不是用普通的配菜来炖,而是用类似于冬虫夏草、人参这样的名贵食材去做这一道菜。

  这还是最简单的,还有个较为出名的,叫做“猪背肉”,选上等的小猪,在小猪活着的时候洗干净,然后用鞭子不停抽打其背部,使其因痛,将血聚拢在脊椎处,然后在脊椎处割下巴掌大小的一块肉来,用此来制作菜肴。

  一道菜下来,就需要数十头这样的小猪,而其他的肉,全部丢弃不用。类似于这样的吃法,像烹鹅掌、食驼峰等,数不胜数。

  好的菜肴自然要配上好餐具,王爷们的餐具,要么是玉,要么是水晶,肯定不会用竹筷子,那样说出去丢份儿。

  然后是喝,喝就比较简单了,除了各种名贵的酒之外,王爷们日常用于解渴消暑的饮料茶水,也是必不可少。

  在北京颐和园西边,有座玉泉山,这里的水,就是特意为清朝皇室成员所供应的宫廷用水,据说,乾隆皇帝曾拿一个银斗去称,发现这里的水,分量最轻,也就是杂质最少,因此,这里直到清末,都是皇室用水之地。

  而王爷们,自然也是对喝茶颇为喜爱,普遍流行的,是喝西湖龙井,甚至有王爷为了喝上最新鲜的茶,直接在产茶的当地包茶山,在茶叶成熟后,带炒茶的师傅在王府里现场制作。

  如此大费周章,就是为了喝口好茶,不得不说,有钱真好。

  最后就是玩乐了,提到玩乐,那真的太多花样了,当时有句老话,叫做“贝勒爷有三宝,扳指核桃笼中鸟”,就是一些整日里无所事事,消磨时间的皇室成员真实写照。

  像前文提到的,提笼架鸟、熬鹰狩猎等,这些是许多王爷消遣的必有项目,王府里也有一帮仆人,专一为伺候他们的主子各种玩,时时刻刻在想新的点子,以供他们主子感兴趣。

  当然,这些常规项目玩腻之后,就有一些人喜欢玩一些“刺激”的项目了,比如,自己组织自己的葬礼。

  乾隆皇帝的另外一个弟弟弘宣,深得太后的宠爱,因此极其恣意妄为,这自己给自己办“葬礼”的荒唐事,就是这位爷干出来的。

  弘宣的“葬礼”,极其风光,本身王府地方就大,于是就按照亲王的规格,在府内布置妥当,不仅如此,他还广发请柬,邀请王公大臣前来参加自己的葬礼,并且要求,必须带礼金。

  而在葬礼上,弘宣要求亲属要像他真的死了那样去哭,同时要参加的大臣们,严格按照标准流程来进行吊唁,而他自己,则坐在供桌上,边吃给自己的贡品,边津津有味的欣赏下面人的表演。

  无聊至极,荒唐至极。

  弘宣的这种行为,在清朝,尤其是在晚清时期,屡见不鲜,当时整个国家已经进入腐化状态,上至皇室贵族,下至大小官员,基本上都是以贪图享乐为主,即便是有少部分的有识之士,但也改变不了现状,实在是整个大清,已经是日暮西山,而清朝的王爷,作为皇室的中坚力量,也是声色犬马,安与享乐,更不要提其他人了,因此,大清亡国,也是必然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